白白鲸

我们是两个人,一个白白,一个鲸,不要弄混了~

【杰佣】怪梦

#OOC,严重OOC,请注意,前方高能!
我,是一名雇佣兵。

一名勇敢的,正义的,无所畏惧的雇佣兵。

但是,我最近遇到了怪事。

我总是会做一个梦,梦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站在一片空白之中,

忽然飘起了雾,雾越来越大,

然后雾里出现了一个黑影,

他很高,非常高。

他朝我走来,离我越来越近,我想跑却动不了,

我看着他来到了我的身前前,

那是一根木棍,

差不多两米,

顶端有两个黑色的洞和一张嘴,

然后,这根木棍就开始用嘴咬我,

甚至还舌头乱舔,

我挣扎它就会伸出两根枝条捆住我,

不让我乱动,

雾慢慢散了,

然后我就醒了。

不过很奇怪,

这木棍,它还会变色,

有时候是白色,

有时候是金色,

有时候是深蓝色,

有时候还是酒红色,

甚至还有绿色,

不过,我非常的气愤,

在梦中也就算了,

我醒来时,

身上还会有青紫的痕迹,

甚至还有牙印,

手中还有白色的不明液体!

这一切的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我走在熟悉的路上,默默的在心中数着步数,

平常月光会照耀着这儿,

清冷的月光会带给我安全感,

都是今天不同寻常,

雾,非常的浓,

我只能看清身前的路,

值得庆幸的是我经常走这条路,

早就熟悉了。

当我离家还有一百五十七步的时候,

我听到一声女人的惨叫,

我受本能的驱使,冲向了惨叫的地方,

我看见一个穿着西装戴着高礼帽脸上还有一个面具的男人把一个女人按在墙上,

准备用左手五指上的利刃剖开她的腹部,

我冲了上去,

用膝盖与他的老二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其实我不想攻击他的致命的地方,

我也是男人,我很懂他的感受,

但是,很不幸,

他太高了,所以这并不能怪我,

我看到他捂着下面,

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消失在了雾中,

然后,自那天起,

我便经常做这个梦了。

————
白白的文。。。朝着奇怪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对了,暑假前,大概不会再更了,毕竟要复习。

【幸佣】眼镜

自从来到欧利蒂丝庄园,

幸运儿的眼镜很少取下

初非一些必要的事,

否则他的眼镜不会取下,

而且,眼镜一旦被摘下,或者损坏,

他的心情会非常的不好,

他的心情一不好,

运气就会变好,

翻箱子出枪那是常事,

所有人都以为眼镜是他是宝贝

原因只有他知道,

没有了眼镜,

他就看不清他喜欢的人了,

他喜欢着佣兵,

喜欢他翻下板子时的利落,

喜欢他翻窗时的矫健,

喜欢他把监管者溜到暴跳如雷时他顽皮的笑,

喜欢他受伤时略带哭腔的呻吟,

但是幸运儿是个羞涩的人,

他不敢对奈布表达自己的爱意,

所以他选择在暗中窥视着,

在奈布受伤时“偶然”路过,

帮他治疗,

战争后遗症让他和奈布待在一起的时间更多,

偶尔的放血能让他看到奈布气鼓鼓的脸,

在他被放上狂欢之椅时将他救下,

他可以收获到奈布感激的拥抱以及亲密的动作,

虽然他把自己当好朋友。

幸运儿喜欢着奈布,

喜欢他临死时安慰幸运儿的语言

喜欢他临死时苍白的笑脸,

喜欢他闭上眼时的安静,

喜欢他临死时给他的友谊的吻,

但是,

他还是喜欢那个,

爱笑的,

顽皮的,

活生生的奈布,

而不是怀中冰冷的苍白的虚弱的奈布,

他突然很讨厌鲜血,

它们在奈布的身上,

格外的刺眼。

幸运儿摘下了眼镜,

既然喜欢的人已经不在了,

那眼镜也没什么用了,

他当着众人的面,

微笑着,将手中的眼镜狠狠摔向地面。

眼睛碎了,爱人亡了。

许多年过后,

幸运儿依然在庄园中,

而这时的他,

已经成为了人尽皆知的人皇

但他每天都在怀念着奈布,

十年如一日,

他在后悔,

后悔他的懦弱,

后悔他没在他死前将爱意表达出来,

从那天,到今天,

他再也没有带上眼镜。

——鲸的唠叨时间——
我有来了,病好了,虽然生病的时候没办法在文里聊,但是评论区还是可以的,于是,我给白白接下了一篇文,然后,白白知道了,她也打算写,代价是我的脸,脸上的红印好久才消的,好气哦。

【杰佣】此生不见

#上一篇在我的主页里往下翻一翻就可以找得到。

#有一些佣园,有一点点all佣。

#鲸生病了,没人催我了,懒的更了(趴)下一篇想在半年以后更新(趴)但是鲸病好了还是要催我,不想动呐~


当奈布醒来时,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了三十六天,这些天里发生了许多的事,比如说,杰克和那个女人离婚了,比如说,奈布失忆了,他失去了遇见杰克后所有的记忆,大概,是潜意识里抵触这段记忆吧他的心理医生是这么说的,还有更重要的事,玛尔塔死了。她为了救他的弟弟,她生气了生命,当送到医院时,她已经断气了,而奈布活了下来,这大概是命运(主角光环)吧,但是,有时候,命运(主角光环)也拯救不了不了一个濒死的人,奈布,他的寿命不到半年,这次跳楼的伤加重了他的旧伤,他的内脏会慢慢恶化,他的五感会慢慢消失,他的意识会逐渐失去,最后没有痛苦的死去。


奈布醒来时,第一个发现的是他的挚友——艾玛,他们在同一个孤儿院长大,在艾玛被欺负的时候,奈布和玛尔塔总是会挺身而出,哪怕最后被关禁闭,从小,艾玛就对奈布和玛尔塔有着浓厚的仰慕感,而今,这股仰慕感已经变成了爱慕,当然,是对奈布的。当她得知奈布与杰克在一起时,她的心像撕裂一般疼痛,她疯狂的想着,要是杰克不在了,奈布就会属于她了。但是当她再一次见到奈布时,他和杰克走在一起,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表情,是甜蜜的笑容,他笑的那般开心,艾玛觉得释然了,他过的很好呢,看来,他和他在一起才是最好的...当得知杰克抛弃了奈布后,艾玛欣喜若狂,却又为奈布担心,她知道,奈布患有心理疾病,她害怕奈布想不开,但是当她见到奈布的笑容时她也放心了,她和玛尔塔都被奈布骗到了。当奈布出事的时候,她后悔,她心疼,她试图挽回,最后她发现自己的心上人命不久矣,她试图安慰奈布,可是却是奈布安慰她,奈布又变回以前的他了,没有感情,这更好不是么,至少,他忘记了那些痛苦的记忆。


奈布醒来时得知他的姐姐玛尔塔出国旅行了,而他受到了重伤,一年后将会死去,若是普通人一定会痛哭,向别人吐诉自己的不幸,但奈布不会,常年的雇佣兵生涯和自有意识便有的心理疾病让他对死亡有一种莫名的期待。他觉得爱情是毒药,它令人不顾一切的冲向前方的深渊。当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时,他甚至想用自己做雇佣兵时获得的巨额资产去环游世界,然后买下一块开满了美丽的花的草地,将自己葬下,不过花不能是红玫瑰,不知道为什么,从他醒了时,他对红玫瑰就有着极大的厌恶感,天知道为什么,要知道,以前他很喜欢红玫瑰,因为和血很配。他现在看见红玫瑰,就想摧毁。


玛尔塔是个弟控,她不可能没亲口告诉自己的弟弟自己去旅行了,我们都知道,她死了,为了救自己的弟弟,自奈布出生的那一刻,她就告诉自己,哪怕自己死,也要保护好弟弟。当她死去的那一刻她也从没后悔过,她的弟弟很好,长的好看,智商又高,只是识人不清。当她的意识随着献血一同流逝时,她还在担心她的弟弟瞧,多么可贵的姐弟情,最后缺没落得好下场,死神感叹着,带走了玛尔塔。


杰克和那个女人离婚了,甚至他们结婚也只是个骗局,为的是让奈布更快认清他对杰克的感情,但是杰克太心急了,他甚至没有告诉玛尔塔就让这个计划实施了,以至于,酿成惨案。当杰克得知奈布跳楼时,距离那天已经过了四个月个月,奈布已经出院了两个月,他冲进奈布的病房,看到的是另外一个病人,他追问护士这个病房原来的病人去哪了。本该保守病人信息的护士没经得住杰克优雅的气质和英俊的面容,将信息全盘托出。(鲸:偷偷吐槽一下,护士小姐你这样是要被炒鱿鱼的)


这个病房原来的病人叫奈布,来的时候伤的特别重,身上还有以前的旧伤,新伤将旧伤引发,这个病人活不了太久,他醒的时候失忆了,身边有一个脸上带着雀斑的小姐陪着,他们看起来很亲密,现在他已经出院了。他长的挺帅气的,那个小姐也非常美丽呢,他们真是郎才女貌,你应该是他们的朋友吧,他们可真是郎才女貌呢,你也这么觉得吧?护士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跟杰克说着。杰克将紧握成拳的手,藏在背后,笑着点头说是。奈布只能是我的!


杰克来到了奈布住的地方,他拿出奈布以前给他的钥匙,打开了门,里面所有的物品都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灰,杰克找到了两个盒子,一个盒子里放了一摞卡片,一个盒子里放了许多枯萎的玫瑰花。杰克看着卡片上熟悉的字迹,内心无比的懊悔,一时过于着急,他毁了一切,他的一切和奈布的一切,他失去了挚爱,奈布失去了唯一的一个亲人。他深爱着奈布,他想挽回他的挚爱,他天真的想着,他一定能让奈布再一次爱上他,然后,他们手挽着手,一起走入红色的,象征着爱的教堂,他们听着证婚人的台词,亲吻着,接受亲友的祝福,他们甚至可以领养一个孩子,取什么名字呢?叫杰奈吧,这个名字男孩和女孩都很适合呢。等他们都暮年之时,他们可以去买一片花田,种满红玫瑰,然后,他们两个就合葬在那儿,永生永世都不分离。想法很美好,只是他忽略了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


当奈布见到杰克时,他正躺在椅子上,享受着午后温暖的阳光,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他的脸越来越苍白,他有时还会呕血,但是他依然喜欢晒太阳,太阳是温暖的,会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虽然他命不久矣了。他躺着椅子上,享受着阳光,眯着眼,看着眼前说爱他的男人,笑了,如罂粟一般。他们立下了一个赌约,如果杰克在奈布死前找到奈布的话,奈布就答应杰克跟他在一起,反之,永世不见,赌约在下个星期的今天开始。奈布看着杰克势在必得的笑容,更开心了一些,昨天,他跟艾玛一起去医院检查了,医生查看了他的身体状况告诉他,他活不了十天了。他甚至订好了葬礼,就在这个月的二十三号,也就是十三天后,这个赌约只能是他赢。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他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莫名的厌恶他呢,这是为什么呢?奈布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人天生招人讨厌。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这个星期里,奈布陪着艾玛逛街,做甜点,看电视,玩游戏,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情侣,但奈布的心情没什么变化,他只当艾玛是朋友,最纯粹的朋友。杰克躲在阴影中,注视着奈布和艾玛一切行为,握紧那双精致的,完美的手,在心中怒吼着,那是他的,属于他的奈布!艾玛早就察觉到了杰克的存在,她在心中得意着,也愤恨着。她得意奈布不在属于他了,她愤恨杰克毁了奈布的一切,若是他不在,奈布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苍白,虚弱,他会是骄傲的,意气风发的!


一个星期过后,奈布消失了,连带着艾玛也不见了。当杰克路过一个正在举办葬礼的白色教堂时,他听见了一个名字,他冲进了教堂,看见了,熙熙攘攘的来参加葬礼的人,有很多人,大多是奈布以前的雇主。他一幅做工精致的棺材,里面铺满了白玫瑰,而奈布就躺在上面,双手交叠在一起,放在肚子上,脸上带着微笑。神父站在棺前,祝福着奈布,而艾玛站在棺边,在奈布的胸口上佩戴一朵白玫瑰,而杰克,站在人群中,看着棺中的人,苦笑着,失望着,叹息着,这个赌约终究是他输了,代价是,奈布的生命,以及他的爱。他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因为他的心,已经被一个人带走了。

“于今日晚上十九点整XX大楼有一人跳楼自杀,死者名为:杰克,死时手中紧握着一张合影......”

【裘佣】你好,小(丑)先生。

#小丑:律师我出去要锤你一顿,神™我的名字就是小丑!

#用佣兵,被小丑萌到了,于是...

当被这个新来的小佣兵溜了很久以后,小丑终于放弃了继续追佣兵的念头,转而去追其他人,但是,已经晚了,他们已经破译了五个密码,甚至还开了两个大门。

当目送着最后一个佣兵进入大门后,我们可怜(苦逼)的小丑先生抱着他的火箭筒,背靠着大门,坐了下来,他望着天空中飘动的云,发起了呆,由于太入神(呆),他甚至没发现身边的门里溜出了一个小家伙。

小丑望着天上的云朵,想起了在马戏团时门口卖的棉花糖,甜甜的,软软的。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只挥动着的手,小丑将思想收了回来,看了看手的主人,啊,是那个小佣兵,小丑有些疑惑,他可以走了啊,又回来干嘛?他将心中的疑惑表达了出来,眼前的小家伙突然害羞了起来,他将头别了过去,将身后的另一只手拿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草环,“小,小先生,这个送给你了。”,第一次收到礼物的小丑有点呆滞,他拿着草环,傻乎乎的问佣兵:“这个是什么?怎么用?”佣兵也傻了眼,第一次见到这么嗯......单纯(傻了吧唧)的人,佣兵将草环拿了回来,摘下了小丑的帽子,将草环戴在了小丑鲜艳的红发上,顺便摸了一把,嗯,软软的。小丑又傻了,原来,这个是这么用的吗...眼前的佣兵看起来有点不开心,“好可惜哇,要是有些花就更好看了。”

草环的草是从地上采的,枯黄的,并不好看,做工也不怎么好,但是小丑的心,已经沦陷了,越陷越深,他已经放弃了挣扎,也不想挣扎。

奈布也靠着墙坐了下来,笑着对小丑说:“小先生,您好,我叫奈布!”小丑藏在面具下的脸,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心中有一点疑惑,小先生?他看了看自己的肚子,看着不小啊,难道...他又看了看两腿之间陷入了沉思,许久,他对着身边的奈布问:

“那个,奈布,你为什么叫我小先生呢?”

“啊?律师先生告诉我您的名字就是小丑啊。”

“我™...”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啊,我说,我的名字不是小丑,是裘克。”

“啊,哦哦哦,很好听的名字呢。”

“你刚来没多久,我带你熟悉一下地图吧。”

“啊,好的,麻烦你了。”

“来,跟着我,你看这里,如果监管者是红蝶的话你要这样这样。”小丑站起身,拉着奈布往前走。

“哦哦哦,原来如此。”奈布点点头。

“来,你再看这里,如果监管者是里奥的话你不能这样这样,要这样这样。”

“啊,懂了懂了。”

“你再来,如果监管者是杰克的话你要这样,或者这样”

“唔...原来是这样。”

“来,奈布,我再教教你遇到班恩的时候怎么做。”

“等一下,裘克先生,要是...遇见你呢?”

“要是遇见我的话啊,我不会伤害你的。”

“啊,好的。那个...能把面具摘下来让我看看么?”

“嗯?为什么想看?”

“我想看看真正的裘克,不行的话就算了吧...”

“......好吧。”裘克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他神秘的脸,薄唇微抿,苍白的脸略微泛红,透出淡淡的粉色,不过怎么看都和身体不符合。

奈布没说话,他紧紧的盯着裘克的脸,露出一股纠结的表情。

裘克的内心很忐忑,果然...还是太吓人了么...

“裘克先生...这里...有会做头部移植手术的医生吗?”

“没有啊,你问这个干嘛?”裘克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奈布想换一个头?!

“就是...我觉得你的脸跟身体严重不符...”

裘克看了看肚子,思考了一下,想明白了,他把上衣脱下,露出了极瘦的腰,上面甚至还有八块腹肌,他的皮肤很白,像奶油,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在把上衣脱下后,他抖了抖,衣服里掉出了好多好多的棉花,然后他又把衣服套在了身上,宽松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更显的他瘦弱,奈布也这么觉得,但是那令人一言难尽的身高差让他伤心。

“这个...你应该懂了吧,裤子就不用脱了吧...”裘克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为什么脸更红了。

“嗯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裘克会脸红,但是奈布的脸也红了,他是一个很羞涩的人,他甚至不敢注视着女人。

“呐呐,再不走我的伙伴就要起疑啦,裘克先生,再见~遇见你很高兴~!”奈布一边跑向大门,一边朝着裘克挥手,笑着说。

裘克看着奈布离去的方向,红着脸,低下了头,小声的说:“嗯嗯...”

END

————小剧场————
蜘蛛(疑惑):裘克做什么了?被杰克,美智子,班恩,里奥追着打?

机械师(摆弄傀儡):大概,是嘴欠的后果。

【第五综艺】假如你再过一天就要死了你会做什么?

#第五新闻衍生出哒!跳槽啦!下一期新闻的主题有啦!啊哈哈哈!

鲸(瘫在沙发上):嗨,大家好,我是主持人鲸,也可以叫我大鱼,本节目由欧利蒂丝庄园庄园主独家赞助,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再过一天你就要死了你会做什么》,于是我们有幸邀请到了两位嘉宾,有请演绎之星求生者阵营的第一名——艾玛·伍兹小姐和监管者阵营第一名——杰克先生!

杰克(带着面具,慢慢走上了台):主持人您好,大家好,我是开膛手杰克。

艾玛(带着顽皮的笑,蹦蹦跳跳走上了台):主持人好,大家好,我是园丁艾玛·伍兹。

鲸(一秒正经,招手,示意他们坐下):好了,自我介绍完毕了,接下来就要开始今天的主题了,请问,当你的生命还剩一天时,你会在这余下的一天里做什么?

艾玛(陷入思考中);就让杰克先回答吧,我要思考一下。

杰克(摸了摸礼帽,喝了一口咖啡);行,我都话呢,我先要买一幅棺材,棺盖有金色十字架的那种,然后去买好多好多的书,大概就是怎么解电机,怎么克服战争后遗症,怎么更好的溜屠夫,买完再送给奈布,这个这些事情做完之后大概快下午了,然后再邀请小奈布喝一喝下午茶,逛一逛街,去医院查看一下旧伤的情况,这个时候天大概快黑了,然后送小奈布回家,最后,主持人,帮我把艾玛的耳朵捂住,谢谢。确保她听不到的情况下,我才能告诉你。

鲸(默默的盯着艾玛):.........

艾玛(无奈的捂住耳朵):好吧好吧(反正能看重播,哎嘿!)。

杰克(摸了摸面具,喝了一口咖啡):经过多年的工作经验,我得出一个结论,这个时候艾玛一般都在吃饭,大概二十分钟左右,然后,我就可以趁机溜进她的花园,悄悄的把玫瑰花摘光,然后,用玫瑰花铺满我的棺材,再洗个澡,换上小奈布送我的西装,然后把我所有的佣兵玩偶放进去,最后我再躺进去。

鲸(一边拉住艾玛,一边鼓掌):喔喔喔,很感人呢,不过杰克先生,你最好里艾玛远一点,我快拉不住她了,就在你说话的时候艾玛的手已经放下来了。

杰克(飞速远离):艾玛,你冷静一点!这是直播!你要注意形象!那么多人看着呢!冷静!

艾玛(笑的一脸灿烂):杰~克~先~生~,我现在很冷静呢~冷静到可以neng死一个监管者~

鲸(吵着后台呼喊):来人呐---把两位嘉宾带下去调解一下---!

(杰克和艾玛离场)

鲸(一脸滑稽):好了,嘉宾已经离场,待会儿他们就会回来,所以接下来是广告时间。

佣兵牌弹簧,性能好!质量棒!经过求生者阵营官方认证!一人一天限买六份!您还不来抢购吗!

艾米丽牌镇静剂,质量好,经过求生者阵营官方认证!让你永葆健康状态!怎么皮都死不了!您值得拥有!

慈善牌手电筒,质量一级棒!怎么摔都不会坏!光线强烈,照亮你的美!经过监管者阵营官方认证!附赠四节电池,让你的身体永远在灯光下!

(杰克和艾玛上场)

鲸(招手,示意他们坐下);好了,两位情绪都已经稳定下来了,那么就请艾玛小姐回答一下,当你的生命还剩一天时,你会用这一天来做什么?

艾玛(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咳咳,据我观察,庄园园主在七点半回去吃早餐,大概三十分钟,然后我要在这段时间里把椅子拆完,然后,在做一个园丁玩偶送给我家老父亲(笑),我怕我走了之后他太孤单了,做完之后再写一封信,就是我走了之后照顾好自己呀,早睡早起呀,合理饮食呀之类的,然后再把这两个送给我家的老父亲(笑),然后做完了差不多就要十点了,这个时候我会偷偷摸摸的潜入监管者宿舍,把杰克打一顿,然后再偷偷摸摸的溜出来,然后,在花园里放一个椅子,我再躺上去。

鲸(鼓掌):艾玛小姐很有孝心呢,好了,本次节目到此结束,欢迎下次观看,再见。

【杰佣】爱?是什么?(上)


由于幼年时父亲对母亲的暴力,以及当雇佣兵时见证了太多被枕边人杀死的案例,奈布他患上了一种未知的心理疾病,他有喜怒哀乐,却没有爱,他的姐姐玛尔塔曾带他去看过心理医生,然而没用,最后,玛尔塔也放弃了。

由于人性缺失症,奈布在被杰克表白的时候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一点想笑(不是)。杰克紧紧的抱着他,诉说着他有多么爱他,奈布感受着怀里的温度,听着自己剧烈的心跳,他觉得自己的病被治好了。

即使没有住在一起,但是每天早晨,奈布的门缝里都会夹着一朵带着露水的玫瑰花,每天都是如此,有时还会夹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甜心~我要出差了,照顾好自己喔~或者早上好,甜心~

玛尔塔对杰克很满意,他治好了她弟弟奈布的病,也把奈布照顾的很好,至少,他的旧疾没有再复发了,她甚至在弟弟那数十年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到了笑容,那是甜蜜的笑,那是她弟弟笑的最开心的一次。

跟杰克在一起的时光,是奈布最快乐的时候,他非常的爱杰克,在心里,杰克的地位甚至比玛尔塔还重要,甚至杰克让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

杰克出差回来了,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女人,据说,他们在国外已经定了婚,不久后就要结婚了,也就是从那天起,奈布的门缝里再也没有玫瑰花了,杰克甚至换了手机号码。

当奈布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他的脸一下就白了,眼中都没有了光,跟失了魂似的,玛尔塔非常的担忧弟弟的情况,怕他想不开,但是,当第二天她再次见到弟弟的时候,看着弟弟阳光的笑脸,她放心了,看来弟弟没有事。

在教堂中,杰克站在神父身旁,他的妻子挽着他的手臂,他们幸福的笑着,但是杰克忍不住往人群中瞧,当他看见那个人带着绿色的兜帽笑着与身边一位小姐交谈的时候,杰克握紧了拳头,笑的那么开心呵,真是,好碍眼啊。。。。

夜里,奈布坐在杰克向他表白的那栋楼楼顶的栏杆上,看着夜空中明亮的月亮,笑着,坐了一夜,在太阳把脸露出一半的时候,跳了下去。在极速的下坠中,他感到脸上有什么东西划过,他知道,那是他的泪。奈布心中有点震惊,还有一点苦涩,这是他记事起第一次哭,想不到,竟然给了那个负心汉。真的是,有点亏了呢,在下坠的过程中,他甚至还有心情吐槽,看了啊,杰克真的改变了他呢。

玛尔塔习惯在太阳出现一半的时候起床晨练,这是她退役前的习惯,保留到了现在,在路过一栋楼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绿色在飞速下降,她心中一惊,跑了过去,伸出手,试图接住他的弟弟,“嘭”的一声想起,两人撞在了一起。两人的血夹杂在一起,蔓延开来。有人看见了这心惊的一幕,尖叫着拨通了医院的电话号码。

未完待续

PS:问个问题哈,结局你们是喜欢奈布没了感情变成一个杀人机器呢,还是他们又和好了呢还是此生不再相见呢?

第五新闻(壹)人皇奈布为何口吐白沫进入抢救室?真正凶手竟是他男朋友杰克?

#咳咳,严重OOC

#事先声明,文是白白写,话是鲸(也就是我)说,不过,说真的,你们不会想跟白白聊天的(一脸严肃)

于今晚八点二十三分,著名的人皇--奈布•萨贝达被医生艾米丽和园丁艾玛抬进圣心医院,据知情人透露,萨贝达先生在进抢救室时,两眼上翻,口吐白沫,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接下来让我的的战地(划)记者鲸来采访一下萨贝达先生的男朋友了解一下案件真相。

鲸(话筒对准杰克):您好,杰克先生,请问萨贝达先生是因为什么原因竟如此惨烈的被抬进抢救室,请问您知道事情的经过吗?

杰克(坐在长椅上,双手掩面哭泣):呜呜,说来,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其实是我呜呜呜。

鲸(抽出纸巾,递给杰克):杰克先生,请控制一下情绪,跟我们讲一下事情具体经过吧。

杰克(接过纸巾,擦拭眼泪):今天,是我和小甜心在一起的第一百天,于是我就做了一顿烛光晚餐,来纪念这个日子,也想给他一个惊喜,可是,可是我没想到呜呜呜呜呜。

鲸:请问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杰克:呜呜呜呜呜呜。

鲸:看来杰克先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让我们去问问目睹了案件全部经过的幸运儿先生吧。

鲸(话筒对准幸运儿):幸运儿先生,您好,作为整件事的目击者,您能跟我们讲述一下事情经过吗?

幸运儿(表情沉重):没问题,当时我路过他们家的窗户,看见了杰克先生做的饭菜,非常的豪华,也十分的美丽,您知道,我是求生者的厨师,所以我准备和杰克先生探讨一下他是如何把饭菜做的这么美丽,我刚准备去敲门,就看见奈布先生进去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一对情侣,所以我准备蹲在窗户旁看他们吃完,然后我再请教,接下来我看见杰克先生含情脉脉的盯着奈布先生吃饭,然后,然后我就看见奈布先生刚吃一口,就翻着白眼,口吐白沫倒在餐桌上,然后杰克先生抱起了奈布,并把他带到艾米丽的家了,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情况了。

鲸:也就是说杰克先生给奈布先生做了一顿饭,奈布先生吃了之后就进入了抢救室了。

(抢救室的灯熄灭了,门被打开,艾米丽走了出来)

杰克(站了起来,大步走到艾米丽面前):医生,我的小甜心怎么样了?

艾米丽(摘下口罩,脱下手套,一脸严肃):杰克先生,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杰克(有些期待):那先听好消息吧。

艾米丽:病人的状态已经恢复,并且醒了过来。

杰克:那。。。。坏消息呢?

艾米丽:病人让我转告你,等他出院他要neng死你,噢,他还说,你要是敢溜,你的老二就别想要了。

杰克(一阵凉意,他冲到抢救室门口大喊):噢!甜心,不要这样对我!你要相信,我不是故意的!

(抢救室里传出了声滚)

鲸:好了,真相大白了,今天的新闻到此结束结束,接下来请让我们双手和握,将手放在胸口,微微低下头,为杰克先生默哀三秒,哦,不,是三分钟。